北戴河渔船“上岸”渔民吃上旅游饭

北戴河:渔船“上岸” 渔民吃上旅游饭

新华社石家庄12月24日电(记者郭雅茹)在秦皇岛市北戴河区陆庄村的文化广场上,随处可见充满海味儿元素的渔网、海星、海螺等装饰,一大一小两条渔船昂首挺立,一阵风吹过,贝壳制作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声音。“这两条闲置渔船是退役多年的老伙计,曾给家里立了大功。”刘秀甫站在渔船前,脸上难掩喜悦。

发展民宿,是近年来北戴河渔民转产的主要途径之一。北戴河区瞄准机遇推进文明生态村建设,村里统一规划协调,对老住宅区进行改造。同时,在各渔村打造形成多条特色精品旅游线路。每到夏季傍晚,游客可以在这里尽情享受休闲时光,带动了旅游经济发展。截至目前,北戴河区已有76%以上的渔船完成政府赎买。

“筑梦”志愿服务队的前身是2007年成立的温医附一院血液内科志愿服务队,最初只是简单地宣传无偿献血和捐献造血干细胞相关知识,而如今,已发展成集宣传、救助、关怀身心健康于一体的“长期+定期+常规”的志愿服务模式,开展了“地贫心灵港湾”“地贫爱心学堂”“地贫筛查工程” “地贫阳光行动”“地贫知识课堂”“地贫曙光计划”等六大服务体系。

“温医附一院的‘贫髓相逢 筑梦同行’阳光地贫志愿服务队(以下简称‘筑梦’志愿服务队)给了我生命,让我深深体会到医患情深的含义,大家就像家人一样。”康复后,林建自愿加入了“筑梦”志愿服务队外联部,开始志愿服务生涯。

和大多数地贫患儿家庭一样,小丽举家前往医院。“一家人都住在医院不太现实,并且地贫患儿的住房对卫生要求更高,要严格消毒。”

在销售橙子的同时,林建还做起了“房屋中介”。下个月,5岁的小丽就要从贵州赶往温医附一院做骨髓移植手术了,林建得提前帮她找好落脚地。

阿才望着床上酣睡的儿子,额头上还留着内置针头,看着一旁操劳的妻子和弟弟,“我不能倒下去。”他一边做些装空调的散工,一边带着儿子四处求医。

他口中的“做大事”,指的是温医附一院血液内科主任、血液学研究室主任俞康带领医院医护人员及温州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的医学生们,于2014年发起的“贫髓相逢 筑梦同行”阳光地贫志愿服务项目。

第十届“中国河北高层次人才洽谈会”项目签约仪式 费彬 摄

为充分做好河北省人才的就业工作,大会还邀请了20余家跨境用人单位参会。据统计,参会单位共提供需求岗位1255个,需求人才7231人,其中博士需求1310个,硕士需求1702个人、本科需求3071个。博士硕士需求占到一半以上,本科以上人才需求高达94%。

救助体系上,从温医口腔医学院及附属口腔医院一个点,变为浙江省委统战部、温州市委统战部、温州市文明办等政府单位,以及温州日报报业集团等省市级主流媒体联动构建了一整套精准救助体系。

反哺学科发展上,学生志愿者们借助学科专业知识,依托医疗等社会资源,投入全国首个唇腭裂治疗培训基地、浙江省第一个唇腭裂患儿语音治疗门诊的建设中,在实践中检验所学。

“医+N”勾勒微笑梦

通报称,12月22日12时,东良镇东二村村民张某某在使用天然气做饭时失火死亡。家属怀疑为连接燃气灶的波纹管漏气所致。

但乐燕的童年几乎是没有微笑的。她天生患有严重的唇腭裂,上唇裂开、连着鼻子左右不对称,牙床层次不齐,牙齿也长得歪七扭八,别说笑,就连最基本的进食都非常困难。

医疗技术上,由最初只依靠美国“微笑联盟”基金会医疗技术,变为目前主要由温医各附属医院医生为医疗团队,并引入了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院的技术支持。

由于乐燕的唇腭裂极其严重,10年间,“微笑工程”共为其做了6次大大小小的手术,以及术后的发音矫正、心理修复、语音治疗。

“这俩老伙计,早些年带我出海捕鱼,偶遇丰收;如今上岸了,又帮我陪游客。不同的是,如今年年都丰收!”刘秀甫说。

“志愿服务除了要专业化,更要社会化运作,不画地为牢,而是打通‘医+N’模式,尽可能地拓宽志愿服务链条上的社会资源。”温医附属口腔医院党委书记麻健丰说,“‘微笑工程’志愿服务自建立起,就是社会力量共同参与促成的,是他们共同串起孩子们脸上绽放的温暖笑容。因此,志愿服务也应该反作用于社会,为社会治理贡献力量。”

她成为“破嘴”的孩子,性格也变得自卑、不爱说话,成为“异样”的孩子。

她的父母为凑齐手术费,长年在外打工。慢慢长大的乐燕意识到了自己的缺陷,每当其他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时,她总哭着给妈妈打电话说:“妈妈,你们快回来吧!”

林建建议,小杰的住房转租给小丽一家,省去小丽一家找房的时间和精力。就这样,一名受助者从志愿者身上感受到的爱,传递到另一名受助者身上。

现在,阿才夫妇跟很多地贫患者家庭一样,住在温医附一院附近的小区,靠着送外卖维持生计。阿才常常在朋友圈转发病友的救助链接,在病友圈解答问题、给予鼓励,例如孩子进出无菌仓的注意事项,术后的照料事宜以及在哪里租房划算等。不久前,阿才转发了一篇题为《我病了,爸妈生下弟弟妹妹给我做“药引”》的文章,他写道:“这也是我曾经走过的路,现在快要走出来了,谢谢大家。”

阿才命运多舛。他出生在贵州省独山县上司镇盖寨村一个贫寒家庭,父亲因病去世后,阿才和精神失常的弟弟相依为命。弟弟精神状态刚有好转时,刚出生的儿子安豪又被确诊为重型地中海贫血,30多万元的手术费,让阿才不堪重负。

本届洽谈会紧扣河北省经济社会发展转型升级对人才工作的要求,积极服务京津冀人才协同发展、雄安新区建设、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等国家及省重大战略部署,精心筛选了254家企事业单位参会引才,包括重点高校、科研院所、医院、驻冀央企、大型国企、上市公司等众多知名单位和雄安新区用人单位,对人才的吸引力较强。

2002年,她出生在浙江省乐清市仙溪镇的一个农民家庭。父母为她取名“乐燕”,希望她能像一只快乐的小燕子,无忧无虑、健康地长大。

据统计,此次洽谈会入场求职人才达4200余人次。经现场充分洽谈,用人单位收取有效人才简历8750余份,其中博士310余人、硕士5500余人、本科及以下2940人,2660余名高层次人才与用人单位达成初步引进意向,引才意向率为30.4%。

此前,林建曾帮同样来自贵州的7岁地贫患儿小杰找到房子。而小杰在温医附一院的精心治疗和志愿者们的悉心照料下,已完全康复,即将回家读书。

对于章乐燕来说,为了绽放一个微笑,整整花了10年。

“2-6周岁是地贫移植治疗的最佳时期,否则很有可能活不到10岁。”阿才太想救儿子了,还因此萌生了再生一个孩子做“药引”,为儿子做骨髓配型的想法。可惜的是,女儿的配型结果是半相合,如果做手术,成功率并不高。

10年来,“微笑工程”共举办17期,为2500名像章乐燕这样的唇腭裂儿童圆了“破嘴”上的微笑梦。

“志愿服务像是沙漠中清冽的泉,由一点一滴的积累汇聚而成。”麻健丰这样解释“微笑工程”的“医+N”志愿服务模式:

为充分发挥“中国河北高层次人才洽谈会”的品牌影响力和人才智力优势,充分发挥农业技术在助力脱贫攻坚工作中的重要作用,河北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联合河北省农业农村厅在大会期间共同举办了“农业专家科技扶贫专项活动”,积极为农业技术成果和河北省贫困县搭建交流合作平台。大会共征集了72项成熟、先进、适宜贫困地区推广的农业实用技术,涉及种植、养殖、水产、农产品加工、农业机械等方面。经前期精准对接和现场充分洽谈,共有23家单位、41个项目达成了合作意向,6个技术项目现场签约。

如果说,温医专业化的志愿服务满足了服务对象的多样化需求,实现“供需对接”,解决了志愿服务“走不远”病症;那么,将志愿服务融入社会治理体系,通过社会化运作,改善医患关系,缓解社会矛盾,则有效放大了志愿服务的功能,为破解志愿服务项目“做不大”难题开出了“良方”。

救助资金上,从何纪豪个人出资,到170家全国地市级温州商会和248家海外温州人侨团共同募集,再到温州医科大学、温州市慈善总会、温州市红十字会及百余个慈善企业、个人捐献善款等,提供慈善资金保障。

此外,本届洽谈会积极创新服务模式,提升服务水平,积极为河北省企事业单位高效引才和广大人才便捷就业提供服务保障。大会通过展板、宣传册、桁架、条幅、电子屏等方式,大力宣传河北省经济发展形势和人才引进优惠政策,发放宣传资料3000余册;会场设置了政策咨询中心、志愿者服务中心和医疗安全服务中心,为广大参会人才提供政策咨询、创业指导等全方位服务;对参会人才信息情况开展了专门数据分析,力求为招才引智工作提供决策参考。(完)

贫“髓”相逢 医患情深

事件发生后,隆尧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迅速成立由公安、消防、城管、住建、民政等部门和镇党委、政府共同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事件原因和善后工作进行调查和处置。

“我们的医学专业实力让修复地贫患者身体的创口成为可能,而我们的志愿精神又让患者真实地感受到温暖,让医患间的社会关系变得更和谐,这是我们的终极目标。”俞康说。

自加入“筑梦”志愿服务队以来,林建已帮助40多个地贫家庭找到了住房。面对患儿家人的感谢,他说,“我做的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筑梦’志愿服务队里的医护人员和医学生们做的才是大事,如治病救人、为患者及家庭做心理辅导等专业化的事情。”

据悉,河北经济社会发展环境和战略机遇叠加,对海内外高层次人才的吸引力持续增强,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天津大学、山东大学、太原理工大学等87所高校组团参会,其中天津大学参会硕博人才达123人,北京科技大学参会硕博人才达90多人。

俞康说,“按照‘ 一种价值观要真正发挥作用,必须融入社会生活,让人们在实践中感知它、领悟它。要注意把我们所提倡的与人们日常生活紧密联系起来,在落细、落小、落实上下功夫。’的要求,临床医学的实践,离不开人文精神的培养,我们做志愿服务也是如此,要感知患者最迫切的需求,除了治病的手术费,患者的住宿费、交通费、因治疗而产生的误工费、术后心理干预等都是我们要帮受助对象考虑的!”

“筑梦”志愿服务队了解到阿才的家庭情况,自发帮忙开通网上募捐渠道,鼓励100多名病友家长为他证明情况属实,筹集到了近10万元的善款。儿子安豪也于去年8月1日进行了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在无菌仓住了23天后,成功出院。

林建曾是一名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而今投身志愿服务,源自他2014年的就医经历。当年,他在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温医附一院”)接受了自体干细胞移植手术。

温医附一院作为浙南地区率先倡导开展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医院,早在1997年就开展了浙江省首例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也是全国三大地中海贫血移植基地之一。

就这样,刘秀甫成为全村第一个弃渔吃上旅游饭的人。“开旅馆、做餐饮、搞旅游,一年到头生意做不完,收入远远超过捕鱼时。”刘秀甫说。

乐燕口中的“微笑工程”起源于2008年,是由温籍台胞何纪豪牵头,温州医科大学口腔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联合温州市委统战部、温州日报社发起的贫困唇腭裂患儿免费手术的慈善救助活动,幸运的乐燕成为第一期受益者。

几天前,16岁的乐燕将她和母亲亲手晾晒的桂花干送给陪她走了10年“重生之旅”的温医志愿者们,她带着自信的微笑说,“是‘微笑工程’给了我一张完整的脸!”

正如中国志愿者形象大使白岩松在《志愿服务九思》中所说的,志愿事业既是“诗与远方”,也是“现实与旁边”。“筑梦”志愿服务队就始终扎根在患者的现实需求中,陪伴在患者旁边。

雄安用人单位引关注 李茜 摄

除了为患者募集治疗费,“筑梦”志愿服务队还长期在广西、贵州等地贫高发地区与当地医院合作,展开地贫防治工作、普及地贫关爱知识;定期为受助对象开展心理治疗,舒缓地贫家属心理压力;由于地贫患者年纪较小,治疗时间也较长,与社会脱节后性格常常变得害羞和自卑,“筑梦”志愿服务队还开展了周末爱心课堂、暑期夏令营等活动,弥补孩子无法上学的遗憾。

“我跟着志愿服务队调研时发现,治疗地贫症耗时很长,前期得等待合适的骨髓,手术后还有1到2年的观察期。这就意味着一家人一两年内没法稳定工作,自然就没有收入,没法解决贫困问题。”在林建看来,志愿服务不能停留于帮助贫困患儿解决手术费,还要再多做一些,让志愿服务融入每个受助对象的心中,切切实实地加深医患之间的纯真情感。

经初查,已排除刑事案件,具体失火原因正在进一步紧张调查中。(完)

如今,温医的每一条志愿服务战线上,都运用到了“医+N”志愿服务模式理念,如温医眼视光学院的角膜病公益医疗救助项目、爱心温州·慈善启明志愿服务等。

推动志愿服务实践上,带动温医学生成立“温州市乐伢派唇腭裂儿童关怀公益服务中心”民办非企业组织,输送1200余名志愿者服务活动一线。

据悉,本届洽谈会由河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河北省农业农村厅联合主办,河北省人力资源市场服务中心承办。大会自2010年以来已连续举办九届,影响力和知名度不断扩大,成为河北省吸纳高端人才服务经济发展的品牌载体。

35岁的阿才,身高1.6米,因长期连轴工作,头发已经谢了一圈。他的儿子安豪也曾是个地贫患者。

“筑梦”志愿服务队作为温医附一院自愿组织的、推动社会治理的第三方力量,用专业医学技术提供精准医疗,用规范化志愿理念提供精准服务,用医者仁心提供精准公益,为70多个患儿及其家庭送去生的希望,让温医的医患关系更加和谐、美好,为破解医患难题提供了生动范例。

“联系温州慈善家,提高销售量,可以帮助患者家庭缓解经济压力,又可带动当地经济发展。”温医附一院血液内科党支部副书记、副主任陈怡说,“让‘因病致贫’的地贫家庭能‘因病脱贫’,是我们志愿服务的新征程。”

“筑梦”志愿服务队力争将志愿服务扩展至患儿治疗的每一个环节。

74岁的刘秀甫现在经营着一家三层楼的家庭旅馆。过去,他和大多数村民一样以出海捕鱼为生。“很辛苦,虽然能带来一定收入,但无节制捕捞迟早会把海给吃穷的。几年前,北戴河区政府鼓励渔民上岸,我就顺势卖掉渔船了。”

对阿才来说,父亲、弟弟的患病经历曾经让他对医院、医生产生了畏惧、排斥心理。但在“筑梦”志愿服务队医护人员和医学生的感染下,他开始把温医附一院当做家,把这里的医护人员和志愿者们当做最亲的家人,“医护人员的子女也会做志愿者,来跟病房里的患儿一起玩耍,逢年过节就为孩子们举办庆祝活动。治疗的过程真的很痛苦,但因为他们,我的生活似乎没那么苦。”阿才说。

正在南京求学的应聘者王思达明年即将毕业,他表示准备回到河北工作,此次他给雄安新区的两家公司递交了简历,“雄安新区很有希望,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我很看好那里。”

看到刘秀甫成功上岸,村民们纷纷效仿。据统计,政府赎买渔船后,村里的作业渔船从55条减少至2条,家庭旅馆从业人员猛增至全村总人口的60%,200余户渔民吃上了旅游饭。“现在,人均年收入从之前的几千元提高到了2万余元,全村人的幸福指数也跟着翻了番。”刘秀甫说。

“地贫患者开展移植,需要有配型相合的供者,还得支付近30万元的治疗费,这对大多数地贫家庭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了。”为此,俞康多方呼吁设立干细胞移植救助基金:2009年,温州成立了首个造血干细胞移植专项基金——温州“太平慈善”造血干细胞移植专项基金;2011年,与温州市慈善总会联合启动“爱心温州·干细胞移植救助项目”;2017年,九三学社温州市委与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共同建立的“全力以赴 生命相‘髓’”造血干细胞移植专项慈善联合基地成立。此外,“筑梦”志愿服务队还帮助患者家庭通过水滴筹等网络平台,发起众筹,募集资金已累计上千万元。

通过病友群的宣传,阿才带着孩子来到了温医附一院,并于2018年5月,终于找到了与儿子全相合的配型者。这意味着,被命运接二连三地捉弄后,儿子有了活下去的可能,阿才终于迎来了一丝希望。